“一身骨气自清高,不畏艰险不辞劳。走遍山间千条路,心中舒坦常欢笑。”乡村医生王高集用粉笔写在自家木板墙上的几句话,是他对自己行医大半生的写照,也是他的人生信条和…

“一身骨气自清高,不畏艰险不辞劳。走遍山间千条路,心中舒坦常欢笑。”乡村医生王高集用粉笔写在自家木板墙上的几句话,是他对自己行医大半生的写照,也是他的人生信条和对自己的鼓励。

巢湖市夏阁镇元通村,四面环山,距离镇上将近20公里,村卫生室就坐落在半山腰上。
7月25日下午,在卫生室里,今年58岁的老村医孙芳华正在给病人看病。虽然天气炎热,山路难行,但前…
巢湖市夏阁镇元通村,四面环山,距离镇上将近20公里,村卫生室就坐落在半山腰上。
7月25日下午,在卫生室里,今年58岁的老村医孙芳华正在给病人看病。虽然天气炎热,山路难行,但前来问诊、就诊的村民们依然络绎不绝。孙芳华因患小儿麻痹症,自幼双腿残疾。作为元通村唯一一名乡村医生,在过去40年的行医路上,他硬是靠着双拐,一步一挪地走遍了村里的每家每户。

一身骨气自清高,不畏艰险不辞劳。走遍山间千条路,心中舒坦常欢笑。乡村医生王高集用粉笔写在自家木板墙上的几句话,是他对自己行医大半生的写照,也是他的人生信条和对自己的鼓励。

鄂西山区交通闭塞,医疗卫生服务落后。王高集所在的湖北省鹤峰县燕子乡红莲村,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较多,看病更加困难。王高集总是不辞辛劳,背着那陪伴了他几十年的药箱上门给群众看病。

记者在孙芳华的诊疗室里看到,桌子上整齐摆放着一个个档案袋,档案袋里装着每位村民的健康档案。“元通村共有48个村民组,2600多人,其中老人就占40%以上。”“元通村65岁以上老人有317人,高血压患者有156人,糖尿病患者52人。”村民们的健康状况都装在了孙芳华的脑子里。

鄂西山区交通闭塞,医疗卫生服务落后。王高集所在的湖北省鹤峰县燕子乡红莲村,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较多,看病更加困难。王高集总是不辞辛劳,背着那陪伴了他几十年的药箱上门给群众看病。

讲起王医生给村里人看病的事儿,正在打点滴的老太太满是感激地说起多年前的经历。她家的孩子在外打工。那天,老伴的肝炎犯了,疼痛加上呕吐,无力去医院。王医生赶到,发现自己的药铺没有对症的药,于是给老人用了镇痛药后,连夜赶了七十里山路到镇上卫生院取药回来为老人医治。“要是没有王医生,我们该要多遭多少罪呢!”乡亲们感慨。

老孙说,197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去大队卫生室帮助一名老村医打针。因为表现不错,大队又推荐他去乡卫生院参加乡村医生培训学习,他的村医之路由此开启。因为是村医,没有编制,不享受国家的工资和其他福利待遇,1995年以前,他的月工资只有100元左右。由于工作环境差,入不敷出,当地有不少乡村医生改行了。

讲起王医生给村里人看病的事儿,正在打点滴的老太太满是感激地说起多年前的经历。她家的孩子在外打工。那天,老伴的肝炎犯了,疼痛加上呕吐,无力去医院。王医生赶到,发现自己的药铺没有对症的药,于是给老人用了镇痛药后,连夜赶了七十里山路到镇上卫生院取药回来为老人医治。要是没有王医生,我们该要多遭多少罪呢!乡亲们感慨。

王医生今年65岁了,从20岁那年从学校回到农村当生产队的卫生员至今,已是45个年头。他不断学习,参加县里组织的各种医学专业培训,从只能看小伤小病到拿到中医师资格证书,医术不断提高。曾有好几次可以到乡镇甚至县上的医院去工作的机会,他却始终没能割舍下这山里淳朴的人们。2004年,他儿子接手村里的行医事业,他便到城镇附近开诊所。后来儿子耐不住村野的生活外出谋事,王医生又回到了这个村子,重新背起药箱奔波在山路上。

孙芳华也遇到相同的问题,乡亲们来看病,没有钱付药费,只能记账赊账。一天,家里有个亲戚叫孙芳华去他公司上班,以此改变他家里的经济和生活状况。一直贴钱为乡亲们治疗的孙芳华也有了关掉卫生室的想法。

王医生今年65岁了,从20岁那年从学校回到农村当生产队的卫生员至今,已是45个年头。他不断学习,参加县里组织的各种医学专业培训,从只能看小伤小病到拿到中医师资格证书,医术不断提高。曾有好几次可以到乡镇甚至县上的医院去工作的机会,他却始终没能割舍下这山里淳朴的人们。2004年,他儿子接手村里的行医事业,他便到城镇附近开诊所。后来儿子耐不住村野的生活外出谋事,王医生又回到了这个村子,重新背起药箱奔波在山路上。

聊着天,电话响了,村里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病了,王医生仔细询问了一下病情,迅速背起药箱,又一次走在他熟悉的山路上。

“孙医生,你不干了,我们怎么办?”闻讯赶来的乡亲们来到他的家中,流着泪执意挽留他。看着乡亲们期盼的眼神和朴实的话语,孙芳华最终选择留了下来。

聊着天,电话响了,村里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病了,王医生仔细询问了一下病情,迅速背起药箱,又一次走在他熟悉的山路上。

广袤的神州大地上,像王高集这样的乡村医生还有很多。他们是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这条大河的细小支流,也是不可缺的组成部分。这些村医们的长期驻守,为村民健康筑起了一道重要屏障。

“孙医生救了好多人的命,我们都很感谢他。”村民徐新民说,村里有了孙医生,大家的身体健康就好比有了“守护神”,对于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们来说,更是如此。他告诉记者,去年7月份的一天,室外气温高达40℃。80岁的王业喜老人,突发病毒性痢疾,随时有生命危险。正在吃饭的孙芳华接到电话后,立刻放下饭碗,赶往老人家中。通过应急处理和后期治疗,老人很快恢复健康。

广袤的神州大地上,像王高集这样的乡村医生还有很多。他们是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这条大河的细小支流,也是不可缺的组成部分。这些村医们的长期驻守,为村民健康筑起了一道重要屏障。

“叮铃铃……”下午3点多,孙芳华刚送走一位患者,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这是邻村一位老人打来的求诊电话。挂断电话,孙芳华赶紧架上双拐,背起药箱,步履蹒跚地走上通往这位村民家的路。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