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杨娟
“以往养牛,牛粪是遭人嫌的废弃物,而如今牛粪也产生了价值,成了抢手的‘宝贝’。发展现代循环农业防污治污、大有可为…

本报记者 杨娟

本报记者杨娟

“以往养牛,牛粪是遭人嫌的废弃物,而如今牛粪也产生了价值,成了抢手的‘宝贝’。发展现代循环农业防污治污、大有可为。”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岳阳市屈原管理区凤凰村村委会主任杨莉向记者谈起她的循环农业经时,心情有些激动。

“以往养牛,牛粪是遭人嫌的废弃物,而如今牛粪也产生了价值,成了抢手的‘宝贝’。发展现代循环农业防污治污、大有可为。”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岳阳市屈原管理区凤凰村村委会主任杨莉向记者谈起她的循环农业经时,心情有些激动。

从“建江豚之家”到保护湿地生态,作为连任两届的全国人大代表,杨莉对保护洞庭湖流域的生态环境的建议已持续9年。今年,她提出要让洞庭湖的农民通过发展循环农业治污、致富。

从“建江豚之家”到保护湿地生态,作为连任两届的全国人大代表,杨莉对保护洞庭湖流域的生态环境的建议已持续9年。今年,她提出要让洞庭湖的农民通过发展循环农业治污、致富。

在多年的实地调研让杨莉认识到,洞庭湖流域的农村污染主要有农村的生活环境污染与农业生产的面源污染。除源于工业和城市污染向农村的转移排放之外,主要来自于农民长期以来传统的不科学的农业生产方式,如化肥、农药等农业投入品过量使用;畜禽粪便、农作物秸秆和农田残膜及农业废弃物不合理处置,农村人口生活垃圾长期得不到及时处理等。

在多年的实地调研让杨莉认识到,洞庭湖流域的农村污染主要有农村的生活环境污染与农业生产的面源污染。除源于工业和城市污染向农村的转移排放之外,主要来自于农民长期以来传统的不科学的农业生产方式,如化肥、农药等农业投入品过量使用;畜禽粪便、农作物秸秆和农田残膜及农业废弃物不合理处置,农村人口生活垃圾长期得不到及时处理等。

杨莉说,过去对农村污染的治理,一般采用的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末端治理的方式,这种方式割裂了各个生产环节的联系,并不能真正切断污染源。

杨莉说,过去对农村污染的治理,一般采用的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末端治理的方式,这种方式割裂了各个生产环节的联系,并不能真正切断污染源。

“应以可持续发展为指导,发展现代循环农业,把污染源变资源,从源头、从农村内部去消减农村污染。”杨莉表示。

“应以可持续发展为指导,发展现代循环农业,把污染源变资源,从源头、从农村内部去消减农村污染。”杨莉表示。

杨莉坦言,生态循环农业让村里变强变美了,但在推广的过程中,还存在以下问题:循环农业是以养殖种植互补的综合产业,周期长,见效慢,筹集资金难、立项难;循环农业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农业发展综合技术,目前,在农村还是一种自发的经营行为,项目设计与技术指导非常缺乏;由于循环农业都以传统农业为基础,依托的都是传统的种养业,涉及到多个产业,目前技术与经营人才难找。

杨莉坦言,生态循环农业让村里变强变美了,但在推广的过程中,还存在以下问题:循环农业是以养殖种植互补的综合产业,周期长,见效慢,筹集资金难、立项难;循环农业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农业发展综合技术,目前,在农村还是一种自发的经营行为,项目设计与技术指导非常缺乏;由于循环农业都以传统农业为基础,依托的都是传统的种养业,涉及到多个产业,目前技术与经营人才难找。

对此,杨莉建议,国家农业部在目前现代生态循环农业试点省和十个试点市的基础上,再扩大试点的范围和数量;同时,创新政府支持方式,实现可持续发展。建议以一个完整的村或者几个村为区域组织实施,以产业链为依托,以企业为项目承办单位来立项。坚持政府启动、企业运作、市场机制的原则,将循环农业发展与现代农业创建有机结合,实现循环农业产业化经营。

对此,杨莉建议,国家农业部在目前现代生态循环农业试点省和十个试点市的基础上,再扩大试点的范围和数量;同时,创新政府支持方式,实现可持续发展。建议以一个完整的村或者几个村为区域组织实施,以产业链为依托,以企业为项目承办单位来立项。坚持政府启动、企业运作、市场机制的原则,将循环农业发展与现代农业创建有机结合,实现循环农业产业化经营。

“美丽乡村建设离不开产业发展,也离不开村容整洁、环境优美。我希望通过现代循环农业发展,能让农村更富、更强、更美。”杨莉表示。

“美丽乡村建设离不开产业发展,也离不开村容整洁、环境优美。我希望通过现代循环农业发展,能让农村更富、更强、更美。”杨莉表示。

责任编辑:高晓川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