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万多斤鱼,一个晚上几乎死光了。“2月22日上午,看着成片的死鱼漂浮在网箱中,北海市铁山港区营盘镇的村民詹昌程心疼不已。詹昌程认为,死鱼是上游企业排污…

图片 1

图片 2

两万多斤鱼,一个晚上几乎死光了。“2月22日上午,看着成片的死鱼漂浮在网箱中,北海市铁山港区营盘镇的村民詹昌程心疼不已。詹昌程认为,死鱼是上游企业排污所致。目前,当地水产部门已前往调查,北海市环保局也已对水质进行采样。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6月29日,养殖户看着漂浮在网箱上的死鱼,心疼不已。记者邓晓衡6月28日,在广西省崇左市江州区驮卢镇横龙河,发生了年内第6次网箱鱼死亡事件。养殖户认为是上游企业排污所致,但环保部门到现场调查后,初步排除工业污染可能,认为鱼儿的真正死因是该河段的过度养殖导致水体缺氧。目前,江州区水产畜牧部门对该河段养殖户下达了年内不得再投放鱼苗的通告。大量网箱鱼突然死亡6月29日上午,记者来到驮卢镇农里屯,漂浮着死鱼的横龙河距离公路100米,浓重的腥臭味在空气中弥漫。养殖户说,28日凌晨4时开始有鱼死亡,到29日,20多个网箱都漂满了死鱼。据了解,出现死鱼的还有农里屯下游的那湴屯、新院屯的上百个网箱。6月28日大量鱼死后,农里屯村民自发组成调查小组,在上游的一家淀粉厂外的甘蔗地里,找到了一根正在排水的水管,而甘蔗地过一条公路就是横龙河。村民认为,是淀粉厂的污水流到了河中,造成他们下游河段的网箱鱼死亡。环保部门排除工厂排污因素接到养殖户报告的当天,崇左市、江州区环保局领导和环保技术人员立即赶到现场,查找污染源并对河段的水质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死鱼河段的上游和下游水体的溶氧量均正常,而死鱼河段的溶氧量非常低,表明网箱鱼是因为水体缺氧而窒息死亡的。同时,当地政府、环保局、水产畜牧局调查了死鱼河段上游的两家淀粉厂,发现这两家淀粉厂早在今年4月榨季结束后就已停产整修。其中,被养殖户认为存在偷排污水行为的那家淀粉厂,厂里唯一一条向外排污的管道正在开挖重装,还有一截尚未施工完毕。另外,环保部门走访了农里屯上游、离淀粉厂更近的网箱鱼养殖户,那里并未出现死鱼。由此环保部门排除了是上游企业排污造成鱼死的可能,应从死鱼河段自身查找原因。认为是不科学养殖所致据介绍,在横龙河流经驮卢镇的10多公里狭窄河段,共有七八个村屯养殖700多箱网箱鱼。今年以来,这一河段发生过6次因水体缺氧导致的网箱鱼死亡事件,其中3次查实是企业排污所致,剩余3次都追查不到企业污染源。经过综合走访调查,环保部门和水产畜牧部门认为,养殖户10年来在这一河段的不科学养殖、过度养殖,是导致河段水体缺氧、死鱼频现的一个重要原因。江州区环保局局长陈希告诉记者,网箱养鱼最好两年换一个地方,因为长期在同一处养殖,投入的鱼料和鱼的粪便会加速水中有机物繁殖,导致水体溶氧量低。而驮卢镇的部分养殖户在这一河段养鱼已达10年,养殖户多把网箱设在水流放缓的河流转弯段,这些地方靠近公路,两岸的雨水容易把垃圾和农作物喷施的农药冲刷到河里。再加上养殖户长期不清理河床,大量耗氧植物“水葫芦”滋生蔓延。以往还发现过死鱼、死猪直接被丢弃到河里,沉积河床导致水体污染。今年五六月,水产畜牧局曾3次到驮卢镇对养殖户进行培训,包括提出减小网箱鱼的密度、不要大量投南瓜等食物入河喂鱼等建议,但调查发现大部分养殖户仍按照多年来的习惯养鱼。部门要求年内不得再投放鱼苗7月6日,记者再次联系农里屯的养殖户得知,死鱼已于7月1日被全部打捞起来,找地方集中填埋。大部分养殖户损失过万元。但由于找不到污染源,赔偿方案尚未确定。6日上午,还有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下村向养殖户确认损失。另一方面,江州区水产畜牧部门7月1日印发了4000份通告,挨家挨户发放到驮卢镇所有网箱鱼养殖户的手中,要求在今年年底之前,禁止在该河段继续投放鱼苗。据了解,事发后,江州区水产畜牧部门邀请自治区、崇左市水产专家到场分析死鱼原因、抽取水样,截至6日记者发稿时,检测报告还没出笼。这份报告将详细说明导致河段缺氧的原因,并作出长时间内该河段能否继续养鱼的指导意见。江州区水产畜牧部门表示,在这份报告出来之前,他们将继续做养殖户的思想工作,毕竟,多年来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被改变的。

今年40出头的詹昌程是铁山港区营盘镇塘仔村人,常年以养鱼为生。去年5月和8月,他耗资10万余元,在村旁南康江面的网箱中相继投放了4万尾鱼苗。”共有22个网箱,主要养殖罗非鱼和草鱼。“詹昌程称,前期,他已出售了1000多公斤罗非鱼。

两万多斤鱼,一个晚上几乎死光了。”2月22日上午,看着成片的死鱼漂浮在网箱中,北海市铁山港区营盘镇的村民詹昌程心疼不已。詹昌程认为,死鱼是上游企业排污所致。目前,当地水产部门已前往调查,北海市环保局也已对水质进行采样。

不料今年2月22日上午,他再次前往网箱收鱼时,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让他愣了神。”鱼一夜间几乎死完了,每个网箱中都漂浮着大量死鱼。“詹昌程有些痛心地说,经粗略估算,死掉的鱼已达1万多公斤。

今年40出头的詹昌程是铁山港区营盘镇塘仔村人,常年以养鱼为生。去年5月和8月,他耗资10万余元,在村旁南康江面的网箱中相继投放了4万尾鱼苗。“共有22个网箱,主要养殖罗非鱼和草鱼。”詹昌程称,前期,他已出售了1000多公斤罗非鱼。

好好的鱼为何会一夜暴毙?詹昌程回过神后,发现网箱里的水已经乌黑,并伴有臭味,”甚至连一旁江面上的水都是浑浊的“。察觉不对劲后,詹昌程立即向邻近的养殖户打听,才得知死鱼的并非自己一家。

不料今年2月22日上午,他再次前往网箱收鱼时,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让他愣了神。“鱼一夜间几乎死完了,每个网箱中都漂浮着大量死鱼。”詹昌程有些痛心地说,经粗略估算,死掉的鱼已达1万多公斤。

2月23日中午,南国早报记者在南康江面上注意到,位于詹昌程养殖水域的下游,也同样漂浮着不少死鱼。詹昌程推断说,在南康江上游,分别分布着一家淀粉厂和一家糖厂,”很可能是有企业排放废料,才导致江水受到了污染“。

好好的鱼为何会一夜暴毙?詹昌程回过神后,发现网箱里的水已经乌黑,并伴有臭味,“甚至连一旁江面上的水都是浑浊的”。察觉不对劲后,詹昌程立即向邻近的养殖户打听,才得知死鱼的并非自己一家。

随后,詹昌程将情况向铁山港区相关部门反映。当地安监与环保、渔政等部门先后安排人员前往现场调查,但尚未有调查结果。24日下午,铁山港区海洋和水产畜牧兽医局工作人员赴现场查看后,初步判断这些鱼均因缺氧而死,不过,缺氧的具体原因还未查清。

2月23日中午,南国早报记者在南康江面上注意到,位于詹昌程养殖水域的下游,也同样漂浮着不少死鱼。詹昌程推断说,在南康江上游,分别分布着一家淀粉厂和一家糖厂,“很可能是有企业排放废料,才导致江水受到了污染”。

”要看环保局的水质检测结果。“上述工作人员表示。24日晚间,北海市环保局监察支队一名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事发后,工作人员对事发地水质、南康江水以及上游企业排放的污水都进行了采集,但检测数据仍在分析中。

随后,詹昌程将情况向铁山港区相关部门反映。当地安监与环保、渔政等部门先后安排人员前往现场调查,但尚未有调查结果。24日下午,铁山港区海洋和水产畜牧兽医局工作人员赴现场查看后,初步判断这些鱼均因缺氧而死,不过,缺氧的具体原因还未查清。

“要看环保局的水质检测结果。”上述工作人员表示。24日晚间,北海市环保局监察支队一名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事发后,工作人员对事发地水质、南康江水以及上游企业排放的污水都进行了采集,但检测数据仍在分析中。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