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温铁军教授的《农业现代化的发展路径与方向问题》一文,其中有段关于对乡村旅游的话:“总之,21世纪进入生态文明新时代,再用工业文明时代的观点、思路、政策来推进“三农”发展已经过…

第三阶段农业现代化是三产化的农业现代化
今天我们的第三步农业现代化应该怎么看?第三步的农业现代化,其实是三产化的农业现代化。50年代的一产化的教训,90年代二产化的教训…

读温铁军教授的《农业现代化的发展路径与方向问题》一文,其中有段关于对乡村旅游的话:“总之,21世纪进入生态文明新时代,再用工业文明时代的观点、思路、政策来推进“三农”发展已经过时了。农业现代化发展迎来了第三阶段——三产为主的农业现代化——主张“农业进城、市民下乡”,使一、二、三产有机结合,用三产对要素和产品同步实现重新定价,成为一个相对投入产出合理的多功能现代农业。

第三阶段农业现代化是三产化的农业现代化

中国新世纪大量崛起的中产阶级对农业消费的要求除了安全,还有乡土文化的复兴。中产阶级的乡村旅游也比较具有个性化特点,不会愿意跟着产业资本时代风行的那种旅游团大拨哄,而是对农家乐消费讲究“四洗三慢”。现代都市人向往的乡村农业生活,导致阳光、空气、石头等千差万别的乡村资源环境都成为生态文明时代可被定价的要素。”

今天我们的第三步农业现代化应该怎么看?第三步的农业现代化,其实是三产化的农业现代化。50年代的一产化的教训,90年代二产化的教训,和现在开始强调的三产化(我已经强调了五六年了),希望各地搞农业的同志注意:要一二三产农业都追求现代化,而不是单打一的追求一产的规模化、二产的车间化。

从这一段话中,可以体会到温教授对乡村旅游,对农家乐式的消费有自己独特的见解。笔者借题挥,说说自己的看法。

那么三产农业是什么呢?是生态化。正好符合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两型农业,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农业。符合十七大提出的生态文明理念,十八大确定的生态文明发展战略,并且中央正在强调其他几个战略都要和生态文明发展战略有机的结合,以生态文明发展战略为主导来统筹其他发展战略。这是新一代领导集体对世界文明作的重要贡献。

近来年,随着城市生存压力的加大,对美丽乡村生活的追求成为市民的一大时尚,也将是一种生活潮流,轻松、舒缓、开朗、美丽的郊野风光及乡土民俗风情能能给人们带来愉悦感、享受感及怀旧感。且说“四洗三漫”--“新鲜空气洗肺、山溪清泉洗血、有机食物洗胃、乡土文化洗心,以及慢食、慢城、慢生活”,这是当前生活需求的真实指向标,虽然没有精准的数字的指标,但其给现代人描绘了一种真实的,也是理想的生活风格或说是生活方式,或者说是现实人们生活的最真实的需求。

传统农业本来就是生态化的,我们只不过是经历了第一次和第二次,这两次比较单一的农业现代化。第一次我们叫做规模化、机械化;要靠集体化来保障,所以维持了几十年的集体化。集体化不是空穴来风,不是谁脑袋发热搞出来的,而是国家工业化要求搞土地规模化、农村集体化,才能让农业机械下乡,否则分散农民拒绝接受,这是集体化的本质原因。第二次搞产业化则是因为城市工业产能过剩,面对城市形成的庞大产业资本,只能找到农业这个资源领域做去资源化而改为资本化,才能有农业产业化收益。

人们生活最基本的新陈代谢是呼吸新鲜空气,这是维持基本生命的必须条件;再就是吸取营养氧份,就是要喝上干净的水,安全的食品;进而就是养育良好的身心状况,以应对生活的压力、再生产能力的形成及个人的持续发展。这样就需要一个正常的原本环境,即现在提倡的生态文明的好环境。按原本来说,这是自人类发展起来,一直存在着的基本条件。人类生存的环境应该是良好的,也正是因为自然界进化的积极结果才让人类得以长久的持续生存繁衍生息至今。可在发展中特别是工业文明阶段出现了许多环境问题,尤其是大城市病普通存在于全球。这就迫使人们回头寻求原本属于正常状态下的良好环境,这个“四洗三漫”之说,正是时下城市人的紧迫需求。

所以说,第二波产业化搞了十五年,基本告一段落。

“四洗三漫”之说首先是表述了现代人对良好生存环境的美好追求,具有最基本的也是最现实的社会意义。一方面代表着现代的人生活追求,另一方面,也推动了人们对生态文明环境的思考,并要求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转向生态化、绿色化的经济发展之路。无论是工业还是农业发展,都不能再走高能耗高污染低产出的发展老路。新鲜的空气,清澈的泉水,安全的食品均来自于生态绿色的生产方式。

刚才我只讲了一个问题农业生产的相对过剩;还没讲另一个问题,这十年的农业产业化是农业资源破坏最严重的,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对水、土、大气这几大农业基本资源的大规模破坏。到现在为止,越是农业现代化程度高的东部发达地区,土壤的污染高达40%以上,大城市郊区44%。水污染呢?也在40%以上。越是发达地区推进所谓二产化的农业现代化,越是大规模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因为发达地区劳动力价格早就上去了。

其次,“四洗三漫”之说指引了新农业的发展方向。即新农业必须是生态绿色化的环护型农业,农业生产出来的粮食必须是安全有效的营养食品,要让所有人吃的所有食品是安全有效的。具体而言,休闲生态农业是较为完美的新的农业发展方向,能为城乡居民提供好的休闲去处,特别是能满足城市人的休闲刚需,还能让城市居民参与农事活动中,公开透明的了解农业生产过程,建立互信关系,放心消费,现场消费绿色农产品,现场投资农业生产。

结果,就是农业的双重外部性。第一重,资源环境严重破坏;第二重,食品质量严重的不安全。我们去各地,政府都愿意让我们看好的项目。说,看,我这里是百万头猪的农业大县。好啊!可是百万头猪一年5-8%的死亡率,百万规模养殖的另一个结果就是一年要死5-8万头猪。死猪哪去了?烧还是埋?其实都是死猪产业链处理掉的。这样不可能有食品安全、环境安全。

再其次,“四洗三漫”之说也对新城镇化建设给予了提示。新城镇化建设不再只是建筑物的建设,而是要满足现代人的健康生活与舒适工作环境的需求。要有“慢食、慢城、慢生活”的理念,慢食就是餐饮过程要放慢节奏,品味美食的味道,也有助于营养吸住,增加身体健康;慢城,就是要有舒适美丽的生活与工作空间;慢生活,就是在休闲中生活,享受生活,不是疲于奔命的生活。也就是说,不再是拥护不堪,节奏超快,高度紧张的工业文明时代的城市化之生活与工作状况。简言之,就是要为人们的生活工作提供舒适的空间与环境,要出门“望得见山,看得见水”,休闲空间随处可得,随处可入,让人们回归生活与工作的原本状态,快乐生活,快乐工作。不要让生活与工作产生负面压力,更不能给人们生存带来困惑。

2011年国务院公布全国面源污染源普查,农业成为面源污染贡献度最高的行业,远高于工业,远大于城市。农业在总磷的贡献上高达67%,总氮的贡献接近60%,都大大超过了绝对比重,这些确实是农业产业化派生出来的。

最后,“四洗三漫”之说能很好的把新三农问题的解决与新城镇化的建设结合起来。“四洗”与三农直接相关,“三漫”与城镇建设相关,最为直接的产业就是乡村休闲业,其能把城乡一体化建设溶入在一起。甚至有观点认为,用休闲旅游产业思维来指导新城镇化建设,在某种角度来说,这一提法也很有积极意义。

最典型的农业产业化典型诸城,几乎被大棚扣满,现在得挖地三尺把土掏出来。为啥呢?土壤已经完全丧失有机质,甚至毒化了,就得掏出来,从东北买土再往里添。这是不是可持续生态文明?用这种农业现代化生产方式还走得下去、走不下去?

“四洗三漫”之说虽然从休闲旅游业的角度来论,没有十足的专业味,但确实道出了个中意味,值得休闲旅游业界探讨,甚至也是城乡一体化思维与实践的指向标。

刚才跟大家讲历史教训,第一次农业现代化搞五年就不得不调整了,第二次搞了十五年,现在还不知调整,还要继续这样下去吗?

(本文系作者 @深山野老泉 侯满平
博士授权农世界网发表,并经农世界网编辑,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中央已经在2007年,其实在2006年的一号文件就提出了农业是多功能性的,2007年的十七大就已经提出生态文明,2008年指导未来到2020年农业发展的一个文件,就已经强调了两型农业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麻烦在于,中央提出的方针并没有在农业政策部门得到贯彻落实。再不思调整,就严重违背了中央十七大、十八大提出的生态文明理念和生态文明战略,以及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两型农业的发展目标。

据此认为,第三波农业现代化从2008年十七届三中全会应该算是一个开端。假如说1998年是农业产业化的开端,那么2008年本应是三产化的农业现代化的开端。

为什么叫三产化农业呢?简单说点经济学道理,就是因为每一个产业层次会带来要素的重新定价,亦即所谓产业升级的内生增长机制。三产农业能够有对要素重新定价所产生的增量收益,大大高于二产对要素定价比一产增加的那个收益。

这个理论大家可能听得累。不如这么说:第一产业多种地、多投入劳动、多打庄稼,这是一产化农业规模收益。二产化则是把农业装备系数提高,这时候就要按工业要素来定价农业要素。但农业产品不可能按工业的产品定价,定不上去,于是要素价格上升就是成本上升了,大量农业用地被二产化扣上了大棚、还得把农民当成雇佣工人来支付全额工资,这样的农业产业化企业现在纷纷找政府要补贴,否则还不了贷款。为啥呢?因为大规模生产出来的产品多了,价格只可能下降;但,要素价格都按二产定价。企业就亏了。

比如说,现在到农村去办企业再说给农民500斤玉米把地租给我,一租十五年,农民还会干吗?早就不干了。他会参照工业用地的地价地租要钱。一般城市郊区每亩地没1500块钱他不租给你。过去说500斤稻谷或是500斤玉米就能解决了,现在得要800斤、1000斤,否则不租给你。因为土地要素价格被二产定价。因为大量出现工商业和房地产占地而导致土地要素价格显化,很多当年大规模租地的企业都亏了,因为农民要重新要价。企业说已经签了合同,应该按500斤稻谷支付地租;但农民人多力量大,谁也没办法。

这又有一个道理要说,经济学讲得很清楚,当你的交易对象大到一定量的时候交易无法进行,一个企业面对着成千上万农民,农村人均1亩多地,企业去占了1000亩地,就就要对付1000农民,要占10000亩地,就要对付上万农民,怎么对付?找地方政府派警察吗?哪个官员这么做,就离双规不远了。

为什么大量二产化农业项目出问题,我认为主要是因为要素被重新定价,甚至被三产定价了。房地产价格现在这么高,土地被三产定价,就有乌坎村事件,其实是乌坎村听说再来一个房地产公司说要开发这村上千亩地的时候,农民其实是业主,就要求村两委其实是物业公司去跟地产公司谈判,得拿到商业地价。可这时候村没建设用地,外来房地产的只能按年给地租,农民业主就觉得受骗,就组织起来要求换物业公司。这在本质上是小土地所有者们联合起来要求换村级物业公司,以获取更高收益的一次斗争。跟学者说的那些西方制度可以有关,也可以无关;只不过现在官员、学者的水平大都降低到了媒体小记者的水平上,看不透这回事。如果说二产化农业走不下去的原因是因为农业不能对产品做更高定价,只能使二产要素市场对农业要素做了重新定价,收益差导致农民提租,企业就亏损了。仍然还搞农业产业化的地方政府纷纷开始头疼。

现在三产农业现代化是时候,因为几个基本变化。

第一,中国崛起了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像我们这样的,像徐部长这样的,包括你们在座的各位中层以上干部,都属于中产阶级。中产阶级消费特点要个性化。现在网络这么乱,想用传统意识形态来控制网络做不到,因为中产阶级靠网络来表达个性化的言论。而中产阶级在农业消费上也是个性化,请问各位管农业的干部,有研究过当代农业生产为谁?当然,为人民。这都会说。注意,如果研究市场消费,一定要知道什么类型的农产品所对应的消费主体是什么。那中产阶级在中国有多少呢?中国有世界上最庞大的中产阶级人群。中等收入群体也叫中产阶级,它产生了,我们却视而不见,这部份人少说5个亿,多说,按照亚洲开发银行说中国有8.17亿中等收入群体。我们中国社科院陆学艺老先生现在去世了。他老人家去世前做的研究说中国有3亿多中产阶级。亚行的和陆老先生的两个数取其中是5亿左右。那是美国中产阶级的2.5倍,欧洲中产阶级的2倍。多大的消费需求?凭什么让中产阶级吃大路货?我们现在的恩格尔系数(食品消费占比)下降多少?占比很低了。中产阶级食品消费也是理性选择。第一要安全,再给地沟油和转基因,再给那些大量使用化肥农药的农产品,肯定不干,这个群体到处找安全食品,愿意出高价;安全是全世界中产阶级消费的共性要求。

为啥欧州绿色主义兴起,是因为欧州是中产阶级个性化最强,安全需求也是最强的,那就带来了第一需求安全农产品的需求。而我们这种大规模的产业化农业能安全吗?谁都知道不可能,就像刚才讲到百万头猪农业大县,能安全吗?如果做到了,请给个学习机会,我好好学,全国中产阶级都该买你的安全肉。

刚才张青老师介绍她到北京市郊区参观了那个市民农园,市民农园主要起什么作用?食品安全。没错,是贵,可安全啊!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已经有5万多人去参观学习了。当时我们认为第三轮农业现代化是三产化,该开始了,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2008年召开之前我们就跟海淀区签合同,搞社会参与式的三产化市民农园。

现在我出一个题目,就是农业现代化第三阶段三产化农业,把一、二、三产结合,不仅用三产对农业要素重新定价,并且促使它的产品价格能够达到三产水平,这才是一个相对投入产出合理的农业现代化。

总之,21世纪进入生态文明新时代,再用工业文明时代的观点、思路、政策来推进三农发展已经过时了。农业现代化发展迎来了第三阶段三产为主的农业现代化主张农业进城、市民下乡,使一、二、三产有机结合,用三产对要素和产品同步实现重新定价,成为一个相对投入产出合理的多功能现代农业。

中国新世纪大量崛起的中产阶级对农业消费的要求除了安全,还有乡土文化的复兴。中产阶级的乡村旅游也比较具有个性化特点,不会愿意跟着产业资本时代风行的那种旅游团大拨哄,而是对农家乐消费讲究四洗三慢(新鲜空气洗肺、山溪清泉洗血、有机食物洗胃、乡土文化洗心,以及慢食、慢城、慢生活)。现代都市人向往的乡村农业生活,导致阳光、空气、石头等千差万别的乡村资源环境都成为生态文明时代可被定价的要素。

因此,21世纪生态文明时代与中产阶级崛起,意味着对有山水风光和有机农业资源潜力的地区,都将成为中小资本投资的重要领域。各地党委政府要抓紧对农村集体土地和农民宅基地的确权,为吸引市民下乡打好财产关系基础;同时抓好农民合作组织建设,为城乡融合的农业三产化的现代化发展创造条件。

当然,这套理论目前仍然不见于教科书,也不见于政策文件,但我觉得知识分子本身应该承担的责任,就叫先知先觉,所以我们先走一步。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