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因为稻飞虱防治不及时减产,后来又因为品种单一等问题,造成倒伏再次减产,水稻赔了30多万元。下半年收油菜时又碰上连阴天,卢建文请了80多个人用了40多天在地里摸爬滚打收油…

3200亩水稻,1690余吨粮食,获得丰收的卢建文,再次以几万块钱的微利结束2013年的大春。春耕伊始,这位在全省都出了名的种粮大户又是个什么打算?3月…

人物:卢建文

3200亩水稻,1690余吨粮食,获得丰收的卢建文,再次以几万块钱的微利结束2013年的大春。春耕伊始,这位在全省都出了名的种粮大户又是个什么打算?3月28日,记者走进兴文县大坝苗族乡一探究竟。

流转土地所在地:兴文县大坝苗族乡朝阳村

大春不足小春补

流转土地面积:3200多亩

“要靠大春增收,像我这样的高投入是不可能的。”说到去年的产量和收入,卢建文流露出商人的精明。据他介绍,由于粮价低迷而种植成本在增加,去年的稻谷虽然卖了200多万,除去成本也就是几万块的利润,现在还有200多吨粮食存着没卖,“交粮时价位太低了,等市场价好的时候出售,每亩要多卖150元。”

种植作物:水稻、油菜、小麦、秋菜

去年小春,卢建文种植了500亩小麦和1000亩油菜,产值大概90到100万,毛算下来纯收入30万。“基本上小春才算得上一年辛苦的回报。”卢建文最担心的就是今年物资紧、价格高,运费高、油价涨,最关心的就是粮食收购价早日出台,“半个月以前就得到省上通知,今年收购价大概是1.38元,比去年涨了3分,起码比去年要多赚10万元左右。”

预计年收入:上百万元

降本还靠机械化

8月17日,记者在兴文县大坝苗族乡朝阳村看到了这样两张脸

由于小麦油菜还没有收,已经过了春分,卢建文的春耕还没有开始。“种子化肥都备齐了,小春收割了就开干。”卢建文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储存了80多吨肥料和2500公斤稻种,完全能满足三千多亩稻田耕种需要。

又黑又瘦的是有着非农业户口的卢建文,40岁之前对种地一窍不通,如今成了年收入逾百万元的种粮大户,并先后两次荣获全国种粮生产大户的称号。

所有的农技卢建文都能操作

又白又胖的是朝阳村村民张奇才,祖祖辈辈种粮的他,如今是卢建文开的大米加工厂的工人,每个月不仅能从卢建文那里领取工资,还能拿土地承包兑换证,随时到卢建文的加工厂领粮食。

对于卢建文这样的种粮大户,县农业局也是重点关注支持,不仅在种子选择上把关,在育秧、大田管理、病虫害防治都会及时提供服务。据县农业局副局长刘勇介绍,他们在集中育秧上会给与卢建文一定的补贴,在配方肥的推广运用上也会给予倾斜。

我家有2.6亩地,可以兑换990斤黄谷,不用风吹日晒,不怕遭天灾,这样当农民,撇脱!张奇才向记者伸出了大拇指。

今年,卢建文还投入近五十万元,新添了大型的耕整机、水稻直播机和油菜收割机。卢建文给我们算了一笔账,油菜收割往年靠人工每亩要投入180元,用机械收割每亩能省80元,“一千亩油菜仅收割就少支出8万块钱,三年基本上就赚回一台油菜收割机。”

卢建文的名气可是响当当的哦!同行的省农业厅粮油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卢建文身上有若干个第一:全省第一个非农种粮大户;全省第一个集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种粮大户;全省第一个建立粮食银行的种粮大户

近10万元的水稻直播机,能够实现翻地、播种、施肥一次性完成,在利用机械化降本增效上,卢建文已经驾轻就熟。更令他高兴的是,他在朝阳村流转的土地去年开始实施“金土地”工程,“那边还有四百多亩正在实施,改好后将更加便于管理和机械化耕作。”

该负责人说,卢建文的这一模式,直指农业规模化和集约化经营,是现代农业发展的方向之一。

做绿色有机产业

从一年赔70万到赚百把万

春季的大坝苗族乡成了花的海洋。卢建文在朝阳村栽种的500亩油菜,由于地处河边,紧邻集镇,成为人们赏花的首选去处。一到周末,络绎不绝的游人徜徉在油菜地,河边上的农家乐也常常人满为患。

卢建文原来是兴文县大坝乡粮站的工人,2001年在国有粮食企业改革中,成为全县第一个签订下岗合同的人。

油菜、小麦、秋菜目前是卢建文的主要收入

为何要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因为看到了机遇。卢建文说,乡镇粮站被取消后,农民的粮食无处存放,他就和朋友合伙建起了一家小型大米加工厂。

这样的情形让卢建文又有了新的打算:“我有本地特色的香稻,有无公害的纯菜油,可以展示现代农业、实现稻田养蛙、水质好,葡萄井凉糕这样的特色小吃,把观光农业搞起来。”

大米加工厂风生水起,卢建文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卢老板。然而好景不长。2009年左右,大米加工厂开始断粮。一年中有大半年都没有粮食,种粮食的农民越来越少,撂荒的耕地越来越多。

2013年,卢建文在县农技站的推荐下试种了400亩新品种香稻,采用太阳能杀虫灯物理杀虫,杀菌防病采用当地大蒜榨汁加水喷洒,这种绿色高品质的米品种深受市场欢迎,每市斤单价普遍在2元以上。“今年不仅要这个品种,还要种1000亩。”新品种不仅让卢建文看到赚钱的希望,还让他萌生了新的想法,“我们已经注册了‘鲵源香’商标,今年准备推出精品包装,农产品还是要走高端才能赚钱。”

卢建文又做了一个决定:流转土地当农民,起步就是1200亩!

从县农业局副局长刘勇处及记者得知,卢建文的“鲵源香”香稻正在申报有机食品,申报成功后,他们还会给予卢建文一次性的奖励。

一开始,家人对卢建文的做法都不理解。事实也证明卢建文的这条路走得并不平坦

投入80多万试养大闸蟹、做两个农家乐、搞菜花节……卢建文的打算很多,有的已经着手开始,有的还只是一个想法,但他迈向前方的步伐却从未停止。

2009年,因为稻飞虱防治不及时减产,后来又因为品种单一等问题,造成倒伏再次减产,水稻赔了30多万元。下半年收油菜时又碰上连阴天,卢建文请了80多个人用了40多天在地里摸爬滚打收油菜,最后还是有两三百亩烂地里了,收上来的也有很多生了芽,两季赔了70多万。看着七零八落、东倒西歪的油菜,这个当年主动下岗丢铁饭碗的硬汉,蹲在地头号啕大哭起来。

想过撤退吗?

想过,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卢建文说,流转土地时跟农民签了合同,如果毁约每亩还要再赔1000元。

我这人就是个牛脾气,坚信坏事也能变好事!有了第一年失败的经历,卢建文总结出两条:种田必须靠科技、农业的出路在机械化。于是,他又用自家的大米加工厂作抵押,贷款买了一批农业机械,并开始推广良种。那简直就是破釜沉舟,我还花了上万元,买了上千本农业科技方面的书!回想起那时的决定,卢建文依然激动。

第二年,卢建文终于赚了10多万元,虽然以前也赚过比这多得多的钱,但这个钱的分量不一样。就这样,卢建文一路磕磕绊绊走了过来。

现在赚钱了吗?

卢建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亩稻田支付给农民的流转费是380斤黄谷,按今年1.35元/斤的最低保护价折算是510元,种子农药130元、化肥120元、打田插秧150元,机收80元,烘干除杂150元,总共成本是1140元,水稻平均亩产1100斤,折合1486元,虽然一亩地只能赚两三百,但乘以2000多亩就不一样了。卢建文粗略算了一下,今年稻谷加上大米加工、秋菜、油菜,差不多能赚个百把万。

发展仍面临两大难题

兴文县农业局副局长张洁说,因为规模流转,使得兴文这样一个地无三尺平的山区农业县也有了省级高标准农田项目,原来兴文的农田都是星星点点,现在终于有连成片的田块了。

因为使用了良种和病虫害统防统治,亩均水稻增产200多斤;

因为集生产、加工、销售为一体,质量可追溯,卢建文田里种的大米卖到了云南,部分制种基地的稻种卖到了云南;马铃薯卖给了肯德基。

因为担任了科技特派员,卢建文除管理自己流转的土地外,还为周边农户提供技术培训、农资采购和代育、代耕、代种、代收、代贮全程服务,服务面积达5000余亩

卢建文堪称城镇居民下乡创业,开展粮食规模化经营的典范。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卢建文获得的种粮大户补贴有26.8万元。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还是有些困难,能不能请你们帮忙呼吁一下?卢建文给记者说了两大困难

一是当前的稻谷价格。今年稻谷产新之后价格一路走低,目前市场上的1斤稻谷只有1.1元左右,虽然今年国家已经公布了1.35元的最低收购价,但按常规要到9月份国家才启动收购,我今年大概有360万斤稻谷,如果现在卖一斤差两毛钱,就是70多万元,如果现在不卖,种秋菜又等着用钱,卖不卖都是个难题。

二是土地流转手续。因为有些农户常年外出务工,目前卢建文还有500多亩流转土地没有和农民签合同,没有签合同就拿不到政府对种粮大户的补贴,500多亩就有5万多元。

这两个问题是目前所有种粮大户面临的共性问题,我坚信总会解决的。临行前,这是卢建文给记者说的最后一句话。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