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肉牛业生产快速增长,肉牛主产区的空间结构和经营规模也发生了深刻变化,这种变化不仅影响到农业资源利用效率和肉牛总供给量,而且影响加工业的区域布局和发展规模,对肉…

中国的肉牛业起步较晚,肉牛生产水平还很低,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1996年中国牛的年末存栏量为1.4亿头,占世界牛存栏总量14.7亿头的9.5%,但中国牛肉产量仅占世界牛肉总产量5666万吨的5.4%,即每头出栏牛的产肉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57%。另一方面,1996年中国人均牛肉占有量仅有2.5公斤,为世界人均占有量的1/4;而且质量差,大多为中低档牛肉;在深加工方面还远不能满足实际需要。
中国的牛肉产量1998年达479.9万吨,成为仅次于美国和巴西的第三牛肉生产大国。在中国的许多地区,肉牛业已经成为一个新兴的重要的农村产业。
在中国肉牛生产迅速发展的同时,中国肉牛业地域分布也在不断的发生变化,肉牛生产从牧区向农区的转移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1998年,西部牧区占全国牛存栏量的16%,全国牛肉产量的70%来自于中原地区和东北地区,这正是中原肉牛带和东北肉牛带兴起和发展的结果。因为牧区过度放牧状况的存在,不但直接危害了肉牛业的再发展,而且破坏了生态平衡,而农区大量的秸秆资源有待利用,从资源配置、保护生态环境的专家们认为,在中国肉牛的主产区(农区),已形成了“以千家万户分散饲养为主,以中小规模育肥场集中育肥为辅”的肉牛饲养模式。据调查,农户个体饲养的效益比较好,每头牛可以有300-500元的利润。
长期以来,国产牛肉中优质牛肉所占比重太小,国内大宾馆、饭店及外资餐厅等所需的牛肉,国内无力供应,只好高价进口;对于一般大众所需的牛肉,也由于肉质老、烹饪费时而食用单调,限制了国人消费。在国际市场上,之所以不能打入西方国家牛肉市场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质量不符合他们的要求,还有卫生检疫方面的一些问题。由此可见,提高牛肉质量是中国肉牛业持续发展的关键。因此,中国肉牛业发展战略需从“资源开发型”向“市场导向型”转变,由过去的“重量轻质”向“重质轻量”方向转变。
近年来,中国牛肉产量每年以20%左右的速度递增。但是,肉牛生产中还存在很多问题:繁育体系不健全,杂交改良盲目性大;繁殖率低,供种能力差;日粮配合不完善,饲料转化率低;母牛不孕、中毒病及寄生虫病严重;牛肉排酸期长,嫩度品质差;保鲜技术落后等。为此,中国每年要花几千万美元进口优质牛肉。

长期以来,牛一直是中原地区农村的主要役畜。但是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肉牛养殖已成为这个地区一个新的重要产业。如今,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三大牛肉生产国,仅次于美国和巴西,牛肉产量几乎相当于当今世界第一牛肉出口大国澳大利亚的三倍。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基本形成了四大牛肉产业分布区域,中部平原(河南、河北、山东、安徽、江苏、河北、山西和陕西),东北地区,西南地区,西部牧区,上述四个地区的牛肉产量达到了全国牛肉总产量的94%,然而中部四省河南、山东、安徽及河北1999年的牛肉产量达到了全国的48%,几乎是全国的一半,形成了以河南、山东、安徽及河北四省为中心的“中原肉牛带”。在中原肉牛带的四个省还有主产地区。例如:1999年,在河南省的17个市中,有5个市的肉牛出栏量占全省的70%;山东省17个市中的4个市肉牛出栏量占全省的80%;安徽省17个市中的4个市的肉牛出栏量占全省的90%。可见当年中原肉牛带中的“热点地区”肉牛业是非常发达的。然而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在过去5年内,中原地区的农村经济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原肉牛带的肉牛业经济也发生了结构性变化。几年来,这个地区肉牛的存出栏量明显下降,肉牛饲养业的竞争优势正在下降,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母牛存栏数量大幅度下降
据初步调查统计,这个地区目前农村能繁母牛的存栏量只有上世纪九十年代能繁母牛存栏量的30%。母牛饲养户明显减少,大量的能繁母牛被淘汰,肉牛业的可持续发展受到了严重影响,出现了犊牛、架子牛购买难现象。
非专业养牛户大幅减少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由于受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和农村发展副业经济的影响,农民养牛一是为役用,二是为卖犊牛挣钱,非专业养牛户养牛数量占到当时养牛总数的90%。后来随着农业生产机械化的发展,养牛比较效益下降,大量的非专业养牛户不再养牛,目前非专业养牛户养牛数量所占的比例不到整个养牛数量的50%。非专业养牛户数量的减少,是中原肉牛带肉牛存出栏数量下降的一个重要因素。短期内专业养牛户增加的养牛数量还无法弥补非专业养牛户减少的养牛数量
肉牛屠宰加工业萎缩
受活牛原料供应及市场等多种因素影响,目前中原肉牛带主要产牛地区的肉牛屠宰加工企业普遍不景气,许多工厂关门停产,几家近年新建的现代化肉牛屠宰加工厂,也存在着活牛供应严重不足问题。安徽福润公司的肉牛屠宰加工厂每天只能收几十头牛。一些牛肉制品加工企业的原料牛肉大多是从西北、西南和东北调入。像安徽蒙城五洲牛肉制品公司、河南周口帮杰公司、安徽福润公司、山东王光牛肉公司等企业,因为本地牛肉原料供应不足,不得不从贵州、新缰、内蒙古等地调入原料牛肉。
育肥用架子牛、犊牛供应严重不足
近几年,由于专业化肉牛育肥效益较好,专业化肉牛育肥在中原肉牛带发展较快,但由于中原地区架子牛、犊牛供应紧张,货源严重不足,许多肉牛育肥场不得不长途到东北、西北地区购买架子牛。目前“中原肉牛带”地区有将近一半育肥场的架子牛、犊牛是从外地购买的,架子牛供应严重不足。
活牛交易市场生意萧条
由于活牛存出栏量的减少,目前中原肉牛带的许多活牛交易市场生意清淡,原来日上市几千头、成交1000多头牛的几家大型交易市场如今已经衰落。安徽蒙城有名的柳林活牛交易市场,原来旺季时日上市活牛2000头~3000头,成交1000头~2000头,如今日上市活牛几百头,成交百十头。安徽阜南地区的活牛交易市场,原来旺季时日成交活牛2000多头,现在每日只有几十头活牛的交易量。河南淮阳、唐河的活牛交易市场,有将近一半的牛来自东北和西北地区,山东济宁的嘉祥活牛交易市场上市的活牛,更是一大半来自外地。
作为曾经是中国牛肉产量一半的“中原肉牛带”,如今随着农村经济结构的变化,肉牛业的发展出现了新的变化,面临着严峻的考验。造成中原肉牛带肉牛存出栏量减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市场经济结构变化所起的作用。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吸纳着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外出打工挣钱已是中原地区农村青年的首选目标。中原地区紧临“长三角”、“珠三角”、京津经济发达地区,交通便捷、信息灵活,农民外出打工非常方便,目前每个外出打工者年收入都在8000元~1万元,比起养牛收入非常可观。大量农村劳动力外出打工是造成中原肉牛带散养农户养牛数量减少的一个重要原因。母牛养殖效益下降,是直接导致母牛存栏量下降的原因。现在在中原农区养母牛无条件放养,如果靠舍饲养一头母牛,每年饲养成本要1300元左右,加上犊牛饲养成本400元~500元,每出栏一头犊牛的成本就要1800元左右,按照目前市场价,每头犊牛卖到1900元左右,加上受孕、成活、疫病风险,养母牛实际上是不挣钱的,规模化饲养母牛更是不赚钱,所以现在农民不愿养母牛。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原地区肉牛业空前发展的原因,一方面是政策推动,另一方面是农村耕作役力需要和养牛副业收入需要,现在这些需要已经不复存在。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肉牛业生产快速增长,肉牛主产区的空间结构和经营规模也发生了深刻变化,这种变化不仅影响到农业资源利用效率和肉牛总供给量,而且影响加工业的区域布局和发展规模,对肉牛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我国肉牛主产区空间布局的变动

我国肉牛生产分布于4个主产区,即中原肉牛带、东北肉牛带、西南肉牛带和西北牧区肉牛带。从生产体系看,西北牧区主要依赖草场放牧生产架子牛,通过易地育肥减少牧区越冬牛群的数量,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农区的生产体系主要是通过利用农作物秸秆以及农户进行小规模分散饲养和中小规模育肥场的集中育肥。自1980年以来,肉牛主产区的空间布局发生了区位转移,出现了肉牛主产区由牧区向粮食主产区或油料和棉花产量较高的农区转移的趋势,但不同发展阶段,区域间肉牛发展表现出不同的特征。

1980年~1990年肉牛生产布局变动特征

1980年西北牧区仅内蒙古、新疆、青海的牛肉产量就占全国的34.29%,而到1990年却下降为19.65%;而中原4省牛肉产量占全国牛肉产量的比率却由1980年的11%上升到1990年的39.5%。以四川为主的西南地区变动幅度也较大,从1980年的11%下降到1990年的5%,而东北地区牛肉所占比率变动不大。各区牛肉比率的变化明显揭示了肉牛生产布局由牧区向农区转移的趋势。

1990年~2000年肉牛生产布局变动特征

一是东北地区牛肉所占比率迅速上升,由1990年的8.9%上升至2000年的16.2%。二是西北牧区和中原肉牛带持续发生反方向变动,2000年中原肉牛带牛肉比率上升为46.8%,西北牧区下降到9.5%,而四川为主的西南地区变动幅度不大。

2000年~2007年肉牛生产布局变动特征

一是中原4省肉牛生产迅速萎缩,牛肉产量比率由2000年的46.8%下降到2007年的36.9%。二是西北地区牛肉比率开始上升,由2000年的9.5%上升到2007年的13.9%。三是东北地区肉牛生产继续崛起,2007年牛肉比率达19.4%,成为我国肉牛生产新的增长点。

纵观30多年来我国肉牛生产布局的变化,我国肉牛主产区经历了由牧区向农区迁移的变化,同时近年来西北牧区、西南肉牛区开始较稳定发展。

造成这种变化的原因:

一是1992年国家实施了秸秆养牛项目,中原4省由于农副产品资源丰富,肉牛业发展最快,形成了中原肉牛带的核心。但近年来由于养母牛比较效益下滑和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该区域肉牛存栏明显下降,造成架子牛、犊牛供应紧张,牛源严重不足,约50%的育肥场需从东北、西北等地区长途购买架子牛和犊牛。

二是东北地区饲料资源丰富,饲料价格相对较低,肉牛生产成本较低,同时劳动力外出务工比例相对较小,劳动力机会成本较低,因而,在中原肉牛带肉牛总量萎缩的情况下仍能保持相对稳定增长。

三是西北牧业饲草资源丰富,居民有喜好牛肉的习惯,适宜发展架子牛和育肥牛并进,为育肥区提供架子牛;西南肉牛区劳动力和饲料资源丰富,近年来发展较快,肉牛存栏量较高,立足南方市场,可成为优质牛肉生产供应基地。

我国肉牛生产集中度的变动

我国肉牛生产集中度一直较高。1980年牛肉4个主产区的牛肉产量占全国牛肉总产量的69.2%,1990年上升到73%,之后基本稳定在73%的水平。1980年牛肉产量前4位省份的生产集中度占全国牛肉产量的比率为47.6%,1990年为42.9%
,2007年为46.3%。1980年~2007年的发展变化情况是牛肉生产的4个主产区的集中度有所提高,牛肉产量最高的前4个省份的集中度却没有发生显着变化,只不过发生了区位转移。这种转移的速度很快,在20年内就基本完成。

我国肉牛生产经营规模的变动分析

我国肉牛生产规模分布表现为分散和小规模的特点。2007年,年出栏1头~10头肉牛的散养农户提供的数量占出栏量的65%左右,是我国牛肉的主要生产者,而出栏量在500头以上的规模饲养户提供的牛肉所占比率仅为4%左右。据此可以判断,我国育肥牛尽管出现了一些规模饲养场,但肉牛育肥阶段的生产集中度仍然非常低,市场高度分散,不存在任何垄断力量。

笔者通过考察牛肉产量居全国前4位的河南、山东、河北、吉林省的情况可见,河北、吉林1头~10头的小规模饲养户出栏肉牛占各省出栏牛的比率分别为55%和19%,低于全国65%的平均水平。而河南和山东虽然肉牛出栏量在全国位居前两位,但河南省77%、山东省67%的出栏牛都是由年出栏1头~10头的小规模饲养户生产的,这一比率明显高于全国的平均水平。

吉林省是国内肉牛生产集中度最高的省份,全省出栏牛的10%是由年出栏规模在500头以上的农户生产的,36%是由规模在50头~500头的农户生产的。其次是河北和山东省,两省29%和17%的出栏牛来自规模在10头~49头的饲养户,规模在500头以上的饲养户提供的肉牛仅为2.8%和3%,规模在50头~499头的饲养户提供的肉牛分别为13%和12%

从4个省区不同出栏规模占全国比重情况看,年出栏100头以上的规模生产,4省区合计占全国肉牛出栏总量的比率分别为55.39%、47.08%和53.9%,说明从全国范围看,规模饲养主要集中在这4个省份。当然4个省份不同规模饲养占全国的比率情况与出栏总量在全国的位次情况不尽相同。吉林省肉牛出栏量虽然居于全国第4位,但年出栏100头以上的规模饲养在全国所占的比率最高,其次是河南。河北省年出栏在10头~49头牛的饲养规模在全国所占的比率最高,排第二位的是吉林省。河南省是全国出栏肉牛最多的省份,但主要是年出栏1头~9头的小规模饲养,占全国小规模饲养的15.96%。

结论

笔者研究结果表明,近30多年来,我国牛肉主产区出现了由农区向牧区迁移的现象,但不同时期表现为不同的特征。我国牛肉生产的集中度较高,产量居前4位的省份生产了全国46%左右的牛肉。这4个省份中河南、山东小规模生产比率较高,而吉林、河北经营规模相对较大。

网站地图xml地图